1. <em id="hva9o"></em>

      <button id="hva9o"></button><rp id="hva9o"><acronym id="hva9o"><input id="hva9o"></input></acronym></rp>
      <tbody id="hva9o"></tbody>

      酒款
      酒柜

      歐頌酒莊——圣埃美隆列級莊之首

      10 things Every Wine Lover Should Know About Chateau Ausone
      2014年1月9日 11:19:01    紅酒世界網
      點擊次數:14673
      摘要: 歐頌酒莊(Chateau Ausone)是波爾多八大名莊之一,是圣埃美隆列級莊之首。本文帶您認識歐頌酒莊及其葡萄酒。
      ABSTRACT: Chateau Ausone, one of Bordeaux Big 8, is the leader of A-League St. Emilion estates. In this guide, we will take in the view at Ausone and its wines.

      歐頌酒莊(Chateau Ausone)是波爾多八大名莊之一,位于波爾多右岸的圣埃美隆產區(St. Emilion),屬于該產區列級酒莊中的一級特等A級酒莊(Premiers Grands Classes A),也是該產區目前唯一一個在名氣上能與白馬酒莊(Chateau Cheval Blanc)相提并論的酒莊。

      歐頌酒莊——圣埃美隆列級莊之首

      圖片來源:www.chateau-ausone.fr

      1、歐頌——產權之爭   

      在過去的500年里,歐頌酒莊曾三度易主,而每一次產權的更迭都如一幕幕跌宕起伏的戲曲。這不,最近的一次產權之爭就發生在家族內部。   

      原本,該份產業由海雅-杜寶·夏?。℉eylette Dubois-Challon)和沃蒂耶兄妹(Vanthier)各占50%股權。然而,由于經營理念和人事任命的爭議,導致叔侄雙方爭吵不休。而恰逢此時,拉圖酒莊的弗朗索瓦·皮諾(Francois Pinault)對這份產業垂涎已久,于是就向夏隆夫人提出6000萬法郎收購其一半產權的計劃,相當于每公頃高達1700萬法郎。而為了奪得主動權,沃蒂耶最終籌得6000萬法郎從叔母手中買下了酒莊的另一半產權,并成為酒莊的全權所有人。目前,酒莊由阿蘭·沃蒂耶(Alain Vanthier)及其女兒寶林(Pauline)打理。  

      2、歐頌——羅蘭時代的結束   

      事實上,歐頌酒莊目前并沒有外聘釀酒顧問。寶林證實道:“米歇爾·羅蘭(Michel Rolland)并不是酒莊的釀酒顧問,僅是我父親的好友之一。在過去幾年里,羅蘭的確為酒莊做出了很大的貢獻,但目前我們的確沒有繼續合作?!睔W頌目前的釀酒團隊由阿蘭本人及其女兒以及酒窖經理菲利普·柏拉格(Philippe Baillarguet)領銜。而菲利普·柏拉格也稱得上酒莊的元老功勛之一,早在1996年就開始了其在歐頌的事業。對于歐頌酒莊來說,只有在不得已的狀況下,酒莊才會請羅蘭實驗室(Laboratory Rolland)的讓·菲利普·福爾(Jean Philippe Faure)幫忙。   

      3、歐頌特色之一——高密度種植   

      在圣埃美隆,沃蒂耶父女擁有80公頃葡萄園,除了歐頌之外,他們還是芳寶(Fonbel)、上西馬(Haut Simard)、西馬(Simard)和慕琳·圣-喬治(Moulin Saint-Georges)等酒莊的主人。在這些酒莊中,超過十分之一的葡萄園都采用了每公頃高達12,000株葡萄樹的超高種植密度。

      歐頌酒莊——圣埃美隆列級莊之首

      不過目前所有采用這種高密度種植的葡萄園僅限于歐頌酒莊而已,這主要是因為這片土地面積狹小,平均每兩年才能更新其中的13-20英畝葡萄樹。在更新的過程中,土地會被閑置至少4年以便其休養生息。因此,就如寶林所言,要全部更新酒莊所有的葡萄樹,酒莊還需至少100年的時間。   

      4、歐頌特色之二——品麗珠是主導   

      與圣埃美隆其他葡萄園不同,梅洛(Merlot)在歐頌酒莊淪為了少數派,而品麗珠(Cabernet Franc)則反客為主。目前,酒莊的品麗珠種植面積達到65%以上,其中最古老的品麗珠樹齡長達106年。

      這片葡萄園位于小教堂附近,東南朝向的位置十分利于躲避最寒冷的風。因此,歐頌酒莊是少數幾家躲過了1956年大霜凍的酒莊之一。在2006年,酒莊也種有幾隴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主要用于釀造酒莊的副牌酒。   

      5、歐頌的博愛   

      歐頌酒莊采用混合選擇法(Massale Selection)從最優質的老藤品麗珠中修剪枝芽和根莖,并通過嫁接的方式保留下這些老藤葡萄樹的優良特性。寶林說:“對于梅洛,我們無需這么做,因為我們能從農業部獲得不錯的克隆品種,但要獲得優質的品麗珠,這的確很難?!俺艘酝?,歐頌有時也會捐贈部分枝條給其他酒莊。

      6、歐頌之惱——商標爭奪戰   

      就像許多大名鼎鼎的波爾多名莊一樣,歐頌酒莊也深受造假售假之害。不過,在2013年,酒莊在一起針對“Ausone”中文商標的合法利用之戰中取得了巨大勝利。

      由于歐頌酒莊并未在中國注冊相應的商標,因此在中國市場,歐頌并不受商標法保護。通常,中國商標局會傾向于注冊此商標的第一人,不過,此次的案件卻顯然是注冊人希望通過注冊謀求暴利的惡意事件,因此最終歐頌笑到了最后。阿蘭表示,這個問題不僅在中國出現,世界其他市場也同樣如此,歐頌至少以應對了15起類似的商標爭奪戰。  

      7、歐頌之變   

      近年來,細心的游客會發現酒莊長年矗立著起重機,酒莊前門也散發著新刷的油漆味。事實上,這是歐頌正在實行新一輪的翻新工作,修建的主要工程始于2010年。酒莊不僅對酒窖進行了大檢修,還引進了20公升裝小不銹鋼桶來搬運葡萄和葡萄汁,并對木質發酵桶也進行了更新。另外,酒莊還降低了新橡木桶的使用比例,比如2011年份酒就僅采用了80%的新橡木桶來進行釀造,而以前往往是使用100%的新橡木桶。  

      歐頌酒莊——圣埃美隆列級莊之首

      8、歐頌特色之冠——風土   

      當阿蘭·沃蒂耶被問道酒莊葡萄酒的不同之處時,他和他女兒的答案永遠都是“風土“。這片位于山坡上的葡萄園以粘土和石灰質土壤為主,梯度約為15%-20%,因此除了小型履帶式拖拉機,這里不太適合其他機械化的作業。這里的石灰巖巖床較淺,而且隨著坡度上升,土壤也幾乎全部由石灰巖組成。   

      另外,酒莊還在葡萄樹間種植青草以及高達1.5米的植物,而且只使用有機肥種植,因此這也是歐頌的一大特色之一。但是,就如莊主自己所言:“盡管我們采用相同的方法來管理所有的葡萄園,但只有歐頌葡萄酒具有如此的風味?!?  

      9、歐頌——產量少、名氣大、價格貴   

      由于產量少、名氣大,歐頌葡萄酒實際上并不便宜。歐頌的2010年份葡萄酒曾獲得羅伯特·帕克98+的評分,其在葡萄酒搜索網站(Wine-Searcher)上的平均售價為1,948美元每瓶(稅前價),成為圣埃美隆最昂貴的特級A等酒莊酒。

      不過,就如其他名酒一樣,其價格也隨市場泡沫的膨脹而上漲,隨著破滅而下降。盡管對于收藏家來說,歐頌的吸引力巨大,但其價格高昂,產量又少,因此要獲得一瓶的確不容易。另外,歐頌的2013年份酒似乎會面臨更加嚴峻的形式,酒莊的7個發酵罐中僅有3灌產酒,因此產量較往年更少。   

      10、歐頌之酒   

      全球最大的葡萄酒郵購公司——迅達葡萄酒公司(Direct Wines)的負責人克萊爾·圖雷(Clare Tooley)總結了人們喜歡歐頌的原因:“歐頌葡萄酒如同一場味覺盛宴,其口感絲滑,豐滿甘美的果味從一而終,而且陳年潛力極強?!?   

      香港大亞洋酒(Altaya Wines)的埃斯特爾·富塞勒(Estelle Fuselier)說:“在目前看來,2000年份之后的歐頌都尚顯年輕,盡管2003年份可能不太適合當前飲用,但其被人們視作為經典年份酒之一?!蹦壳?,富塞勒認為1982、1983、1989、1995、1996和1998年份酒都適合當前飲用。   

      而寶林·沃蒂耶則會推薦2000年份酒或更老的年份酒,她說:“盡管2002和2007年份酒都不錯,比如上周在中國開瓶的一瓶2007年份酒就非??煽?,但大多數年份,還須再等至少20年才達到最佳適飲期?!?

      原文作者: Jane Anson      載自: wine-searcher
      聲明:本文版權屬于“紅酒世界”,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和使用,對未經授權轉載和使用的行為紅酒世界保留追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利。下載“紅酒世界App”,關注微信號“wine-world”,隨時隨地了解最新紅酒資訊。
      紅酒世界網微信
      掃一掃
      分享本文到微信
      本文標簽: 歐頌酒莊      圣愛美隆      八大名莊     
      相關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APP
      拍酒標查紅酒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